一例焦虑症、强迫症的心理咨询案例分析

2017/12/15

  峰(化名),男,30岁,是一名工程师,来咨询前每天焦虑紧张 心情无法平静,反复的思考某件事情,控制不住地强迫思维和强迫行为,很是痛苦,每天的日子过得都像热锅上的蚂蚁,煎熬难耐。自述家有父母,三个姐姐(已经出嫁),在高中阶段由于学习强度大,感觉在心理上发生变化,一直持续到现在,期间曾多次寻求治疗,在医院精神科被诊断为强迫症和焦虑症,开药治疗,未能解决。

  在第一次咨询的时候,详细了解峰的各种症状和曾经的求治经历后,我问道:“你能做一个自我评价吗?”
  峰没有经过任何思索回答道:“我的成长深受我父母的影响,我父母是典型的农民形象,他们朴实、善良、勤劳。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,在生活中,我积极的学习我父母身上我认为很宝贵的人格品格。现如今,在父母心中我是一个好儿子,因为我孝顺;在朋友心中我是一个好朋友,因为仗义;在同事中我是一个好同事,因为友善。我很欣慰,因为我感觉我做到了,而且做为一个这样的人,也是我的追求。”
  这样看来你是一个很受大家欢迎和喜欢的人啊,人际关系很好,现在的工作也很好,这是很难得的事情,这样的状况本应该是让人很幸福的,但你为什么不幸福甚至痛苦难耐呢?我抛给峰一个尖锐的问题。
  峰陷入了沉思,过来一会儿回答道:“因为我有强迫症”。
  “那你的强迫症又是因何而来呢?”
  峰陷入了更深的沉思,最后反问道:“代老师我实在想不出来,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?”
  我笑了笑说道:“现在我也不是很确定,但任何症状或者结果的出现,都必然有其原因,咱们可以一起找出那个原因,找出问题背后的原因,也就会自然找到解决之道。这需要咱们两个一起努力,你愿意为此努力而获得新生吗?”
  “我愿意,从我决定做咨询的那一刻起,我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,我知道改变是需要付出的,代老师请您相信我。”
  “我相信你,现在具体描述一下你的成长经历好吗?”

  “在我的人生中,出现过转折。小学三年级之前,我是一名很淘气的孩子,经常逃课打架,学习成绩也不好。但是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,四年级期末考试,我的成绩竟然是年级第一名,而且我感觉我也没有怎么学习。这个第一名让我成了班级的名人,老师开始宠我,在班级里宣布我是班里的榜样,同学们对我也开始有好感,而我呢,也开始觉得做一个学习好的学生有多么的自豪,这样我开始努力学习,不再让自己成为同学们心中的坏学生,我人生的转折就这样出现了,一直到高中,我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,爱学习,肯吃苦,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做一个这样的人,我心里有安慰,没有快乐,而且越来越不快乐……”

  在心理咨询中了解到,峰过分追求完美,极度在乎自己在他人眼中的形象以及他人如何评价自己。在自己的学习生活中,为了给老师留下好的印象,老师无论要求什么,自己都完全遵守。比如:老师要求晚上11:30之前不能睡觉,他就是困得要死,也要坚持到11:30再回寝室;老师要求体育课不要上,是浪费时间,所有的精力都要用到学习上,整个高中阶段都没上过体育课;老师说不要谈恋爱,他都不主动和女生说话,只是不得已的时候才会与女生沟通…
  在人际生活中,对别人的请求有求必应,就算自己再为难,也要想法设法去做到,就像郭冬临小品《有事你说话》里的主人公。实际上很多时候,他也知道老师的要求有些并不合理,如果按自己的方式学习效果会更好;他也知道他人的有些请求自己应该拒绝;他曾经也有自己的爱好,但为了自己在他人心中的“完美”形象,他都放弃了自己,可以说他的整个生活都在为“他人”而活。为此,他没有了生活的乐趣和意义,在苦闷中,他开始自我探索问题产生的原因,他把问题的原因归结于自己做得还不够好,症状开始泛化到生活中的其它方面,如:总是不停的关注自己的坐姿;买衣服的时候,挑来挑去,感觉哪件都有瑕疵,好不容易决定买了一款,回去后又总是感觉哪里出了问题,穿着新衣服在镜子面前一照就是两三个小时,很多衣服买过后都没有穿出过家门;总是思索在与他人沟通的时候该以什么样的语气讲话,眼神是应该盯着对方的眼睛还是怎么样做更好等等。泛化出来的这些强迫症状,让他焦虑痛苦不堪。
  他错误的归因,导致他选择了错误的解决方案而让自己陷入一种恶性循环的深渊。通过具体分析,峰了解了自己问题发生发展的过程,感觉轻松了很多,我给他布置了家庭作业:写出本次的咨询感想,结束了第一次咨询,并约定 好下次的咨询时间。
  第二次咨询峰在约定时间提前10分钟到达我们心理咨询室,让助理转交了上次的咨询感想。
  “首先非常感谢代老师的指导,谢谢您!很高兴告诉代老师,我现在心里上有了很大的改善,每天我能感受到兴奋的地方,不再那么疲惫和枯燥无味。在我的第一次咨询中,我确实感受到我心理对生活上的错误人生追求。我想追求一种快乐而和谐的生活,但是我心理却把这个快乐的重点追偏了,反而为了追求到这个结果而强给自己精神上的压力。是的,我以前真的不会生活,忘记了生活快乐的意义,一味的强加给自己生活的压力,通过我的回忆,我心理上的病变也绝非偶然,在我上小学四五年级的时候,心理在学习上就不是那么稳定,我经常为了得到别人心里上的安慰,反复的强制自己去回想某位名人或者科学家的形象,以鼓励自己以后也成为他们那样的人。因为当时的学习压力小,这样的精神压力,只在学习中才会出现,在自己的生活中就消失了。但是在高中阶段,由于学习压力极大,特别是高三,我发现这种精神压力不仅会出现在学习过程中,还会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,使我的学习和生活倍感痛苦,现在我真的感觉到我已经找到了打开我心灵寻找快乐的老师,我会积极按照代老师的指导努力去做,我坚信在代老师的指导下,摆脱心理上的痛苦,找到真正的自我。再次感谢您,代老师!”

  第二次咨询中,前一阶段我们继续分析问题的心理根源。峰开始认识到自己是一个自尊心极强,而同时内心又很脆弱,可以说很自卑,在日常生活学习工作中,他以外在极强的自尊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极度脆弱和自卑,以此来暂时维持内心的平衡。生活中自己处处端着,希望有人捧着,端起来了捧起来了就放不下了,自己痛苦不堪的继续短暂,痛苦不堪的期望有人捧着,没人捧或者没有到达自己的期望时自内心就挫折了,时间久了,自我越来越否定自己。必须能磨开面子,做真正的自己,而不是天天带着面具,也才能真正的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
  峰说:“代老师,我现在明白自己的问题了,但我该怎么做呢?我不知道该如何更好的去行动”
  我笑着说:“别着急,下面咱们我们其他老师一起做一个团体活体,我相信,今天咨询结束后,你会有新的感受。”
  第三次咨询的时候,峰带来了第二次的咨询感想。
  经过第二次的咨询,我对自己有了更清楚的认识,这个由我自己做的“茧子”,也正通过老师的指导,一层层被拨开。在做咨询前,我感觉我的一切思想和动作都收到了无形的限制,我知道这个无形的限制正是我的焦虑和对事情的敏感所造成的。这几年的苦闷日子,究竟有多少的兴趣和爱好被抹杀掉了,很难说清楚,我只感觉我一切的兴趣和曾经的爱好都被埋没,曾经的活跃变成了现在的老实,曾经爱开玩笑、幽默的性格变成了现在的墨守成规,宛如被锁在一个笼子里,只要有反抗的念头,就会被撞得头破血流。我真的想突破这个无形的笼子,让我变得自由,找到原来的自我,没有焦虑,没有思想和行为上的强迫,让我一心一意地去生活。
  在以后的咨询中,峰一层一层地剖开了束缚自己的茧子,放下了让自己痛苦不堪的面具。在咨询感想中他写道:每个人都是一个多面体,都有自己光鲜的一面,当然也都有些在自己看来很见不得人的一面,这些怕被别人知道的事情不敢说出来,便会在自己的心中积淀。越来越多时便会觉得生活的乐趣越来越少;如果为了维护自己好的一面,而总是遮掩另一面真实的自己,自己也会活得很虚假,很累很累。当我们勇敢的说出来,当我们去面对真实的自己,这些所谓的隐私又好像什么都不是,这时候的自己才活得货真价实,实实在在。有阳光的地方必有阴影,反之有阴影的地方也必有阳光。阴影和阳光是一对共生体,生活中不可能只有阳光,享受阳光的时候也需要学会享受乘凉,这才是真正的人生。
  整个咨询过程持续了八个半月,峰完全走出了焦虑症、强迫症的心理困扰。